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笔墨纸砚斋

子曰“居之无倦,行之以忠”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吴倦(笔名)中共党员,1982年大学毕业,现从事理论研究和干部教育工作。省经济学会会员、省发展战略研究会理事。写博客是为了以文会友、交流思想。主张理性探讨、文明上网,欢迎交流。奉行的座右铭:“居之无倦 行之以忠” 本博主要作品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  

2015-12-24 10:52:18|  分类: 书法绘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吴倦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《离骚》是战国诗人屈原创作的文学作品。“离骚”,东汉王逸释为:“离,别也;骚,愁也。”《离骚》以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为主线,以花草禽鸟的比兴和瑰奇迷幻的“求女”神境作象征,借助于自传性回忆中的情感激荡,和复沓纷至、倏生倏灭的幻境交替展开全诗。作品倾诉了对楚国命运和人民生活的关心,“哀民生之多艰”,叹奸佞之当道。主张“举贤而授能”,“循绳墨而不颇”。提出“皇天无私阿”,对天命论进行批判。作品中大量的比喻和丰富的想像,表现出积极浪漫主义精神,并开创了中国文学上的“骚”体诗歌形式,对后世有深远影响。

米芾书《离骚经》系行楷,原墨迹为纸本册页。凡二十六开,每开二幅,每幅五行,每行字数不一。幅纵三十五点五公分,横三十一点二公分。其书正如册末题跋中所云“昔之评芾书者,曰超万入神,曰沉着痛快,此册殆兼有其美,余固以端流丽目之。石渠宝笈藏米书多矣,无出此右者,即以米书论亦当推为后来居上”。实属米书之精品。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
总长10米,共2494个字。清乾隆称赞其“端庄流利”。这件国宝历经千年,由各代收藏家传承。上世纪40年代,转入国民党一位要员之手,从不示人。美国一家博物馆曾想收购,但被拒绝了。此前曾有专家预测《离骚经》成交价可能达到上亿元。拍卖公司专家介绍说,与此本相似的另一本《离骚经》为纸本,今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。著名文物鉴定家、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杨新介绍,原先只知道有一卷清朝皇家收藏的纸本《离骚经》,上面有乾隆皇帝和臣僚们的题跋、印迹。
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
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 
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
 米芾行楷《离骚经》 - 吴倦 - 笔墨纸砚斋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1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